logo

列表头部广告一条

新闻 新闻> 深读港城

社区治理,社会组织大有可为

【连网】□ 肖?#38754;?朱鹏苏

社区是城市的细胞,社区治理是城市治理的基础。而在各级政府转变职能、简政放权的当下,社会组织正成为社区治理创新管理、凝聚民心的有力助手。为积极鼓励和支持社会各方面参与社区治理,用好和激发社会组织活力,海州区新南街道建起了我市首个社会组织创新孵化园。

专业社会组织走进社区

在海州区新南街道玉龙社区,有一个与众不同的孵化园,这里孕育的并非科技型?#34892;?#20225;业,而是贴近民生、贴近群众的社会组织。该孵化园位于海州区景山秀水小区一期内,1000多平方米的孵化园内分设培育孵化区、公益活动区、交流展示区和咨询服务区4个功能区,可供近20个社会组织入驻。

“自2017年10月底开始运行以来,这里已有爱福德家庭教育支持中心、留守儿童之家、骆晓红书记工作?#19994;?#22810;个在民政注册的社会组织签约入园。”玉龙社区党委书记兼社区主任骆晓红介绍。孵化园是以培育社会组织、促进社会管理创新和解决社会问题为目标的社会组织创新孵化园区。“该孵化园充分立足本地区民生需求,我们希望通过科学有效的扶持手段,积极引进和培育一批专业化社会组织,并动员社会力量参与社区服务,搭建社会组织与居民群众互动的桥?#28023;?#21147;争形成社会组织、社区、民生建设共同发展、合作共赢的良好局面。”

近日,笔者来到孵化园内的爱福德家庭教育支持中心,见到工作人员正与进行康复的自闭症儿童一起玩耍做游戏。该中心负责人瞿世刚告诉笔者,社区社会组织创新孵化园不仅为刚创办、起步,缺乏资金的社会组织免费提供办公场地、办公设备以及公?#19981;?#22659;卫生和日常工作管理等工作所需的后勤服务等,还会组织策划社会公共服务活动、参与政府购买服务项目的投标。

社会组织成社区治理的重要抓手

骆晓红表示,孵化园内的社会组织弥补了政府和社区服务的不足,成为社区服务的“左膀右臂”,全面提升了基层社区为民服务的效能。“通过社会组织提供专业化、多元化和个性化的社会服务,社区内老人、青少年、?#23633;?#20154;等多群体成为直接受益对象。”

2017年,在热心居民的带领下,瞿世刚和玉龙社区工作人员来到了一户流守儿童家中。这是一户由爷爷奶奶以及同父异母兄弟俩组成的家庭,哥哥读初二,弟弟仅5岁。在孩子家中,热心居民介绍起了孩?#29992;?#26377;父亲、母亲离?#39029;?#36208;的遭遇,并称其经常将家中?#20804;?#34915;服?#32654;?#36192;予孩子。“当那位热心居民提到送鞋子时,饭桌旁的哥哥猛地将双脚缩了回去,又慢慢地挪坐到了墙边。”瞿世刚回忆说。哥哥脚上的鞋子是热心居民赠送的。在那一刻,孩子的自尊心受到了严重打击。“其实,仅有热心肠是不够的,还要有足够的专业知识。我当?#26412;?#21644;他说:你不可怜,很多人也没有?#32844;鄭?#20294;他们也能做?#31859;?#22815;好。”听了瞿世刚的话,孩子竟不知不觉地挺直了腰板。

与此同时,社区内的留守儿童之家、民本社会工作服务中心等社会组织,也在为留守儿童、孤寡老人等弱势群体提供着生活上的?#23637;恕?#31934;神上的引导等专业服务。

市委统战部相关人士认为,社区社会组织的发展是社会进步的一?#30452;?#28982;,也是社区基层自治的重要抓手。日益多元化的社区社会组织有着强大的内部驱动力和外部助推力,不论是提升居民群众生活?#20998;市?#27714;,还是社会组织自身专业建设需要,都促使社会组织尝试参与更多任务导向较强、专业门槛?#32454;?#30340;社区治理领域,它们在助人引导向善、凝聚力量、化解矛盾方面等有着不可替代的作用。

社区社会组织仍面临发展困境

在“专业事专人办”的理念引导下,专业性强、服务性强的社会组织受到了越来越多社区的青睐。但要在社区真正“落地”,社会组织的发展壮大仍面临着困境,其中重要的一个障碍便是社区居民对社会组织的认知存在误区。我市民本社会工作服务中心负责人李俞?#36879;?#35785;笔者,他们过去在开展社会工作时,经常因为群众不信任、不了解,被当作推销?#26412;?#20043;门外,很难深入到具体的家庭中去。?#23548;噬希?#31038;区社会组织是指由个人在社区(镇、街道)?#27573;?#20869;单独或联合举办的、在社区?#27573;?#20869;开展为民服务、公益慈善、邻里互助、文体娱乐和农村生产技术服务等活动的社会组织。“对连云港而言,社会组织服务社区起步晚,还处于探索、发展阶段,希望政府部门能够进一步普及社会组织、社会工作专业知识,提升百姓认同?#23567;?rdquo;

“缺资金,留不住专业人才。”同样?#32654;?#20446;?#36879;?#21040;困扰。她告诉笔者,民本社会工作服务中心承接的“社区助老服务”一年仅有1万元费用,甚至连一个专职的社会工作人员?#34917;?#20323;不起,全凭个人兴趣在做。在此前,孵化园内的悦港社工也因经费问题,遭遇人员流失的尴尬。

事实?#24076;?#25919;府近些年对社会工作相当重视,但随着社会组织的快速发展,仍免不了“僧多粥少”的尴尬局面。?#30340;?#20154;士认为,当前政府购买公共服务的项目主要侧重于养老领域,种类相对偏少,政府购买服务的力度还可以更大些,扶持项目资金也可以更多些。与此同时,全市?#27573;?#20869;的社会组织也应自练“内功”,不断提升公益能力建设。唯?#32781;?#25165;能从政府、社会那里得到支持。  

相关新闻

伦敦到纽卡斯尔
吉林时时开奖号码 pk10计划软件安卓免费版 单机游戏斗地主单机版 时时彩历史开奖号码查询 幸运飞艇大小计划网 八大胜国际开户 手机通比牛牛 江苏十一选五胆拖投注表 快速时时是哪里开的 重庆时时最新开奖号码 快三买大小单双技巧规律 球探体育比分电脑版 赛车qq计划群 大乐国际娱乐 旧版单机斗地主下载 168彩票最新版本